logo

膏方大师Plaster Grandmaster

蒋孟良——国宝级膏方大师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重点学科中药炮制学科带头人,国家中药炮制基地建设传承人,国家中医药学会炮制分会委员,国家中医管理局中医药科技专家,教育部高校专家,省科学技术专家,省卫生专家。

蒋孟良专研传统中医药炮制40余年,致力于传承和发展传统医学古法技艺,特别对膏方传统熬制技艺的发掘和创新,贡献卓著。40年来,先后主持与参加国家863、973、省、厅级科研课题31项,开发新药10多个。在十多种专业期刊杂志发表炮制、药理与药剂等方面学术论文154篇,获省、厅级科研成果奖9项,教学成果奖5项。编写了研究生、本科生教材与专著《中药炮制学专论》、《临床中药炮制学》、《中药炮制工程学》、《湖南药物志》、《湖南省中药炮制规范(2010年版)》等8部。通讲了《中药药剂学》、《中药炮制学》和《中医科研基本功与数理统计》等课程,是国内闻名的中药材炮制学专家,国宝级膏方大师。

对待膏滋熬制这门传统技艺,蒋孟良颇为讲究,对品质的追求也近乎苛刻,素有蒋孟良“五不熬”之说:非名家验方不熬、非有效处方不熬、非道地药材不熬、非古法制作不熬、非先进设备不熬。其熬制的膏滋甘如琼浆、色如乌金、珍若金玉,堪称养生奢侈品!

蒋孟良与膏滋的渊源:

1972年,湖南长沙马王堆出土了一批帛简医书为中国已发现的最古医书,总字数约为3万字,可辨识字数约23000字,上记述50多种疾病症状和治疗方法,其中尤以一批出土的汉室宫廷秘制膏方弥足珍贵。

从进入湖南省中医学院中药系任教时起,蒋孟良就对马王堆出土的养生膏滋组方以及古法熬制工序进行了全方位的深入研究。在研究期间,蒋孟良深刻的体验到由于现代炮制工艺的运用,再加上传统医学高等院校的教育也以现代工艺为基础,大批中医传统工艺后继无人。随着一些中医院熬膏的工匠技师不断逝去,如果没有人来继承,古法工艺面临失传,永远失去几千年来祖先留给世人的医学瑰宝。由此,蒋孟良毅然投身于膏滋熬制技艺的传承和发扬中,一干就是40年。在膏滋的熬制方面,蒋孟良始终遵循传统的“八繁古法”工艺,像他这样真正的中药炮制学大师、膏方大师现今已寥若星辰。

蒋孟良熬膏“三铁律”

作为全国知名的中药炮制学科带头人,国家中药炮制基地建设传承人,在现代养生膏滋的古法熬制方面,他从人员、设备到操作制订了三条铁规则:

1、人员要求

从事膏滋制备人员应具有相应的专业知识与技能;应进行体检,身体健康,无传染性疾病;应工作认真负责,一丝不苟,杜绝差错发生;能吃苦耐劳,工作积极主动;注意个人卫生,勤剪指甲、勤洗头。

2、设备要求

直接与药物接触的设备、器皿,应是无毒无害无脱落物;熬膏机与所有用具应及时清洗干净;计量器具使用前需精确校准;一切符合国家药品食品标准程序。

3、操作方法

按医师处方药味选取道地药材,调剂准确;12小时浸渍、48小时化胶、武火3次熬、真空收成膏,有效成分保留最多;从饮片的选择,到最终收膏,需经历选、制、洗、泡、煎、秘、滤、收等8道工序,才能将有效成分最大程度的提出,发挥最佳药效。